相处7年,女友带孩子离家出走,一张亲子鉴定揭开爱人复杂情史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文章来源:安康生物

    我特别想孩子,一个堂堂七尺男儿,左大哥哭成了泪人。我也特别担心这对母女的安全。


    同居生子七年未结婚,女友携女儿净身出走,杳无音讯


    固镇县的左大哥今年43岁,是一名厨师。七年前,在浙江义乌打工时,左大哥认识了在同一饭店当服务员的廖大姐。廖大姐老家在广西,一来二去,和左大哥处的不错,就在一起了,但是他们没有结婚,在一起七八年了,两年前,廖大姐怀孕了,左大哥高兴坏了,为了照顾廖大姐安安稳稳生孩子,左大哥带着她回到老家固镇县,在连城镇租了间屋子安顿下来。孩子出生后,左大哥又一个人回到义乌,给家里挣奶粉钱。

相处7年,女友带孩子离家出走,一张亲子鉴定揭开爱人复杂情史

    左大哥:在家里工资低,外面工资稍微比家里高一点,就到外面去,多挣一点钱,为了孩子老婆嘛。我在浙江上班有时候两个月回一次家,有时候一个月回家一次,在家待上半个月,想孩子了就回家看一下。


    可没想到,8月23号,房东打电话告诉左大哥,当天晚上,廖大姐带着孩子出门,一直就没有再回来。


    房东:我问她去哪儿,她说上固镇,我说这么晚,她说带孩子去玩儿的,就走了,也没有人接她,自己一个人走的。


    左大哥赶紧回到老家,他觉得蹊跷的是,除了手机,廖大姐什么都没带。


    左大哥:身份证也没带,总共给了1000块钱,花了几天了还剩下700块钱,等于没带钱走。


    房东告诉左大哥,在廖大姐离开之前的十几天,几乎天天晚上都出门,很晚才回来。


    房东:她每天晚上洗完澡,七点多出去,十点多才回来,最近十来天都是这样。


    最近住在隔壁的租户也说,就在这十来天里,廖大姐回来之后,还要煲电话粥到半夜,听声音,是个男的讲话。听了邻居和房东的话,左大哥更着急了,除了着急,左大哥也是摸不着头脑,他觉得自己和廖大姐的关系一直很好,打不还口骂不还手,现在左大哥还是觉得廖大姐被人骗了,也特别担心她们母女二人的安全,特别想孩子。


    陌生号码顺藤摸瓜,竟找到孩子生父?爱人情感经历复杂


    左大哥试着拨打廖大姐的手机,但是已经关机,又电话联系廖大姐广西老家的亲戚,廖大姐的弟媳妇说廖大姐并没联系她,也没回老家。左大哥在家里翻找线索的时候,在抽屉里发现一张纸条,上面是一个浙江金华的陌生号码,拨打后可以接通,但是对方一直不接。


    无奈之下,左大哥只好报警,警察也拨打了这个陌生号码,接电话的正是廖大姐本人。她对自己的丈夫说,你不要再找我了,孩子的亲子鉴定出来了,孩子是别人的。而在廖大姐说这些话的同时,左大哥可以听到电话后面有个人在“说小话”。


    由于是廖大姐本人不愿回来,鉴于她已经是成年人,派出所无法立案处理。左大哥怀疑,廖大姐被别的男人骗走了,有人在背后威胁甚至教唆廖大姐这么说,所以他不相信廖大姐在电话里说的话。


    左大哥:我确定孩子是我的,因为从怀孕到现在到和我在一起。


    最终,在表明安徽台记者的身份后,电话背后那个说小话的男人终于出现了,他姓胡,曾经是廖大姐的男朋友,这个男人表示,亲子鉴定花了自己一万多,孩子就是他的,现在女朋友也分手了。同时,胡大哥还透露了一个惊人的消息。


    胡大哥:她也没在我这儿,她在重庆那里有老公的,还有两个孩子,也没离婚。


    胡大哥说,这次是廖大姐突然跑来找他,说孩子是他的,让他负责任。他一开始压根就不相信,直到亲子鉴定报告结果出来,孩子还真是自己的。于是胡大哥决定承担起自己小孩的抚养责任。按照胡大哥的说法,廖大姐的感情生活相当复杂,之前,廖大姐在重庆结过一次婚,正儿八经领了结婚证,到现在都还没有离婚。

相处7年,女友带孩子离家出走,一张亲子鉴定揭开爱人复杂情史

    胡大哥:她这个人有几个老公的。


    后来,廖大姐还有一个长期处过的男朋友,现在已经去世了,廖大姐跟这一任男朋友有两个孩子,也是在重庆。胡大哥说,就在廖大姐和左大哥相处的时间里,他们也是分分合合。


    廖大姐和胡大哥是经人介绍工作认识彼此的,认识没多久,胡大哥和廖大姐就有了夫妻之实,胡大哥说,他和廖大姐实际上也没处多久,就分开了,在一起有四五个月的时间。


    胡大哥:在一起我是对她不太好,她说我对她不好,她和一个经理吵架,我和那个经理关系很好,因为这个事情我对她也不太好。


    想要重修旧好遭拒,绝望女人抛女后再次流落天涯


    这次廖大姐来找胡大哥,她还提出要和胡大哥过日子,被胡大哥拒绝了,胡大哥说自己也是有家庭的,而廖大姐遭到拒绝后,便把孩子丢给了胡大哥,自己一走了之。


    胡大哥:小孩是丢给我了,我也搞不清楚她人在哪里。


    当左大哥知道了这一切,一开始他一点都不信,当他看到亲子鉴定,他也没话说了,他说廖大姐之前的感情经历,他都知道,他也不介意,但是没想到,廖大姐欺骗了他,连孩子也不是自己的。这件事,给他的伤害,太大了。


    左大哥:养了这么大也养出了感情,就算不是自己的,如果现在她回来,我也会当自己的养。


    但是这一切都过去了,现在的左大哥,只能把这件事忘记。

有疑问? 直接咨询客服!

安康公告

鉴定项目与用途

常见问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