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安机关的DNA亲子鉴定基因库对被拐失散孩子的重要性

发布时间:2020-04-26 文章来源:安康生物

    公安机关的DNA亲子鉴定基因库对被拐失散孩子的重要性,前不久,王子强又接到了路口一对夫妻的电话,1996年,他们5岁的孩子被拐走,夫妻隔一段时间就到公安局打听,他们痛哭流涕悲痛的样子总是浮现在王子强眼前。


    王子强说,每次接到这样的电话,心里很不舒服,自己是黄冈市公安局DNA实验室负责人,总觉得亏欠他们,为了这些支离破碎的家庭,促使他在工作中更加努力。


    2018年以来,黄冈市公安局DNA实验室创新技术战法,对历年来被拐卖儿童的案件进行梳理,将被拐儿童父母的DNA数据,再次录入到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中的失踪人员亲缘关系库中进行比对,开辟新的查询途径,拓展线索来源,成效显着。


    24年,蕲春一被拐男孩央视节目现场与亲生父母团聚


    1994年1月27日,蕲春县漕河镇黄某平、廖某兰夫妇报警称:他们的两个儿子当天下午在蕲阳商场门口玩耍时被人拐走,大宝出生于1987年10月13日,小宝出生于1989年12月24日。


    蕲春县公安局接到报警后,组织民警四处搜寻未果。


    2010年2月,蕲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黄某平、廖某兰夫妇采集了血样并入全国打拐库。


    为了寻找孩子,夫妇二人四处打工,边打工边找,他们走遍大半个中国,并多次到蕲春公安局询问案情进展。

公安机关的DNA亲子鉴定基因库对被拐失散孩子的重要性

    2018年9月25日,黄冈市公安局DNA实验室经过比对,发现贵州省公安厅2015年入库的潘某DNA数据与黄某平、廖某兰的DNA有亲子关系,随即迅速与贵州省公安厅联系,贵州传来消息,潘某系外来务工人员办理安全员证件时采集入库,登记的基本信息不全,经过公安大数据关联比对,最终在安徽省淮北市一工地上找到了潘某,经采集双方DNA样本再次复核鉴定,公安部门认定潘某系被拐24年的大宝。


    公安部门循线追查,被拐的小宝下落也已经有了重大突破。目前,该案正在侦办中。


    这起案件的侦破引起了媒体关注,中央电视台《等着我》栏目于2018年12月11日报道了此案例,王子强应邀参加节目,现场见证了这一家人团圆,历经生离死别、悲欢离合,场面让人落泪。


    22年,麻城一被盗的男孩成功找到,将择机认亲


    2016年3月25日,麻城市龟山镇九里冲村民杨某花、何某兰夫妇来到麻城市公安局报案:1996年4月4日(清明节)凌晨,在广东省汕头市朝阳市和平镇凤善村,4岁的小儿子奔奔(1992年12月27日出生),被人偷走。


    经调查,杨某花、何某兰夫妇案发时确实在广东汕头建筑工地上打工,两个小孩随他们在工地居住,1996年4月4日晚,他们一家四口住在工棚里,同时睡一张床上,床上扎有蚊帐,因为天热未关门,凌晨6点起床时,发现小儿子奔奔失踪,大儿子杨俊还在床上,蚊帐还是扎好的。


    小儿子奔奔失踪后,工地上40余名工人在周边寻找了一个多月,没有任何结果。夫妇多方查找,孩子仍杳无音讯。


    黄冈市公安局采用多库查询比对,获悉深圳市公安局前科人员陈某武与杨某花、何某兰夫妇比中,但陈某武的基本信息不全,黄冈市公安局发协查到采样的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,深圳警方回复该人是当初按照务工人员采集的血样,并没有详细的信息和联系方式,线索由此中断。


    黄冈市公安局并没有放弃找寻,技术民警通过查询,关联出陈某武妻子联系方式,顺藤摸瓜,为了落地线索,市公安局决定派人到陈某武的户籍地进行查证。


    2018年10月26日,在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潮阳分局协助下,终于找到了居住在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陈店镇的陈某武,并采集其血样备检。


    经调查,陈某武的养父母当年为菜农,养父回忆,那天早起卖菜途中遇到一年约30岁男子抱一小孩在陈店街边搭他的顺风车,上车后那个小孩使劲哭喊,养父觉得不正常,就追问怎么回事,那个男子一时慌张,把小孩丢在路边水田后跑掉了,于是养父母带着小孩到派出所报案,并通过当地电视台寻找孩子亲生父母。当地很多人都知道这一段过往,年数长的村干部也予以证实。


    黄冈市公安局DNA实验室再次对双方DNA进行复核比对,认定陈某武与杨某花、何某兰夫妇具有亲子关系。


    近日,相关部门将择机组织双方认亲。


    37年,黄州一失散男孩终与生父认定


    2018年2月6日,黄州公安分局胜利街派出所接到群众求助电话,建新社区居民付某舟(男,64岁)称,37年前的深秋,妻子何女士在阳新枫林镇将7个月大的儿子送人后,付某舟就再业没有见过儿子,他迫切要求公安机关帮助找寻。


    经公安局核查,1980年春,付某舟与妻子何女士结为夫妇。1981年3月26日(农历)儿子出生,付某舟分家时承担了部分债务,何女士一直心有怨恨,尤其是儿子出生后开销变大了,家境十分困难。何女士时常扬言要将儿子卖掉,大家都以为是玩笑话。


    谁知一语成谶。1981年11月初,何女士抱着7个月大的儿子离家出走,一个月后,何女士独自回家。


    不见儿子,夫妻俩大吵一架。随后,付某舟带着妻子赶到阳新县枫林镇寻找,找到了中间人,对方说收养孩子的家庭条件不错,那家人将孩子带到外地去了。在当地人的劝说下,付某舟夫妇无奈回到了黄州。


    2017年12月份,带着对儿子的无限思念和悔恨,何女士去世了。


    付某舟又一次去阳新寻找儿子。但时过境迁,当地的环境变化很大,连中间人也无法找到,更别谈“失散”37年的儿子,付某舟伤心欲绝。


    2018年2月,接到求助电话后,黄州公安分局立即采集付某舟的样本入DNA数据库。


    2018年10月18日,黄冈市公安局在巡查数据库比对时发现,一名寻亲的阳新籍男子刘某星)与付某舟的样本比中,通过再次采集双方样本进行DNA复核,认定刘某星就是付某舟失散37年的儿子。


    此外,罗田县一6岁女孩在1997年被拐卖、英山县一6岁女孩在1998年被拐卖,通过DNA大数据比对,两位女孩也成功找到。


有疑问? 直接咨询客服!

安康公告

鉴定项目与用途

常见问题